發表日期:2013年07月25日 作者:黃興林 來源:凱風網 字體顏色: 字號:[ ]
“消業”要了馬世艷的命

  馬世艷,女,1953年出生,初中文化,吉林輝南人,曾是一家商業企業的職工。年青時,馬世艷生龍活虎,天不怕地不怕,樣樣工作不甘落后,很有一股潑辣勁。正因為如此,領導和同志們特別看重她,推選她為班組長,多次被評為企業先進個人,在英模事跡匯報團上披紅掛彩,表態發言,風光至極。這在當時“榮譽高于一切”的計劃經濟年代,是件非常讓人羨慕和值得榮耀的事情。

  1997年三八節,企業組織全體女職工到縣醫院進行一次免費體檢。已過不惑之年的馬世艷經檢查,患上了糖尿病(血糖濃度9.6mmol/L)、高血壓(高血壓I級155/88mmHg)、心臟病(心電圖顯示心律失常)等多種疾病。馬世艷看到結果后,一時間顏色大變,誠惶誠恐。在醫生的建議下,馬世艷按時用藥,定期復查,半年后各項指標基本控制在正常范圍之內。

  但馬世艷并不滿足,她是個追求盡善盡美的人,就像當年追求工作指標完美一樣,她總想把身體指標調到最佳狀態。為此,她想盡辦法,查過藥書,問過名醫,練過氣功,但效果并不理想。1998年5月,一個偶然的機會,馬世艷遇到了多年不見,病休在家的老同事朱大姐,在她的“三寸不爛之舌”的勸導下,馬世艷開始習練法輪功。

  經過一段時間的習練,馬世艷覺得自己身體素質有了突飛猛進的提高,簡直就是今非昔比,判若兩人,這是其他任何氣功和藥物治療都無法比擬的。最明顯的表現就是渾身是勁,做什么事情都有激情,仿佛又回到年青時“意氣風發、揮斥方遒”的年代,這是馬世艷做夢都沒想過的事情,而法輪功圓了她的夢。

  馬世艷練功后,長期生活在三五成群功友的狹小的圈子里,再也不和外人接觸了。就是家人,她也懶得多說一句話。每天在家練功,出去還是練功。馬世艷對自己練功要求特別嚴格,她不但練法輪功五套基本動作,還讀《轉法輪》書籍,背《洪吟》經文,看“師父”講法錄像,跟功友交流“學法”心得體會。除此而外,就是工工整整地抄錄法輪功筆記,始終上演一個不折不扣“大法弟子”的完美形象。

  通過閱讀《轉輪功》書籍,馬世艷這才明白:“人為什么會有病,造成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由于人生生世世所做的一些不好的事,給人造成災難,給修煉者造成‘業力’的阻力,所以會有生老病死的存在”、“各種奇奇怪怪的病,醫院治不了,吃藥也好不了”、“真正修煉的人是不會得病的,也不會遇到什么危險……真正要治好病人,必須是真正修煉的人。” 打那以后,馬世艷對“師父”李洪志佩服得五體投地,言聽計從;對《轉法輪》更是反復閱讀,偏聽偏信,幾乎達到了盲從的地步,再也不吃藥打針了。她經常和功友們說,“師父”李洪志是“大師”級人物,是曠世良醫;《轉法輪》是超常規科學,是濟世良藥,她今生今世、生生死死和法輪功已經分不開了。馬世艷不僅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1999年7月,國家取締法輪功后,癡迷練功的馬世艷怎么也接受不了這個現實。她信誓旦旦地說:法輪功強身健體,治病救人,有什么不對啊,一定是國家搞錯了。之后,馬世艷心里一直不服氣并繼續習練法輪功,單位領導和同事多次來她家,無論如何怎么勸說她放棄習練都沒有用。馬世艷是個好走極端的人,她索性請了長期病假,再也不去上班了。2000年7月,馬世艷積極響應“師父”李洪志“走出去”和“護法”號召,千里迢迢坐火車到北京上訪。回來后,每到夜深人靜又和功友們聚在一起多次散發法輪功宣傳品,進行所謂的“弘法”活動。

  2004年夏天,馬世艷在家里練功打坐時突然暈倒在地,被家人送往醫院。醫生告訴她家人,馬世艷全身是病,不但血糖高,心臟還不好,特別高血壓已經處于III級狀態(180/110 mmHg),如果再不加以藥物控制住血壓,將是特別危險的。馬世艷家人大為不解,馬本人自我感覺良好,一直吵吵練功治病,要不是這次暈倒,還真不知道她有這么多病兒。醫生解釋說,練功主要是通過活動身體和心理暗示反應能收到一定的效果,但與此同時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就掩蓋了病情。如果血壓控制不住,那可是致命殺手,百分之百的命中率。馬世艷在家人強制看護下勉強住了幾天院,病情剛有好轉,就馬上從醫院里逃了出來。

  馬世艷告訴家人:“練功人是不能到醫院看病的,吃藥打針就是對‘師父’功法的褻瀆。‘師父’‘法身’多如牛毛,數不勝數,時時刻刻在為我們練功人清理身體,祛除體內‘業力’,所以真正的練功人是不會生病的。這些年來,我沒有吃藥打針,身體不也好好的嗎?這在練功前我也能做到這一點嗎?這不就是練功治病的最好證據嗎?不過練功人的‘業力’也有大小之分,咱們前世‘業力’大,要徹底排除需要一個時間過程。所以說,要堅修‘大法’心不動,修在個人,功在‘師父’,只要堅信‘師父’‘消業祛病’說,我的身體很快就會康復如初的,你們根本用不著替我擔心。”

  2008年8月,馬世艷由于長時間不吃藥,她的高血壓一些癥狀又急劇顯現出來,劇烈的頭痛、眩暈、心悸、氣短,時常流鼻血,特別是四肢麻木,不聽使喚,造成行動不便,經常跌倒在地。隨著時間的推進,馬世艷的身體素質越來越差,后來就連上樓梯這樣對平常人來說輕松簡單的動作,她也得雙手抱緊樓梯欄桿,咬緊牙關,費盡周折,像攀登一座高山似的那樣費勁,累得滿頭大汗,精疲力盡,最后總算一步一步地自己挪到四樓家里來。

  家人知道后,要領她到醫院檢查一下。馬世艷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堅決不肯去。她說:“人有病就吃藥,或采取各種方法醫治,實際上是把病重新壓到身體里面去了,積攢到了一定程度,發生病變,這個人就不可救藥地死掉了。現在是‘師父’考驗我‘練功治病’的關鍵時刻,可不能半途而廢,否則‘魔’也會來取你生命,那真是‘形神全滅’,十八層地獄也裝不下的痛苦輪回。上次住院我已經犯了一把錯誤,可不能再犯第二把錯誤。現在我的身體確實有些反復,這說明我還沒有‘上層次’,‘心性’還不夠,還需要繼續潛心修煉,直至達到‘圓滿’的境界。有‘師父’‘法身’保護,我永遠也不會死的,你們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

  時間一天天飛快地過去,馬世艷的病情越來越重。2010年5月21日上午,馬世艷在一次練功中明顯表現出煩躁不安,繼而出現劇烈的嘔吐,呼吸困難,全身抽搐,意識模糊等一系列相關動作,很快進入了昏迷狀態。家人急忙把她送到醫院搶救,但一切都晚了,當天晚上21點47分,馬世艷因高血壓引發心肌梗塞不治而亡。

馬世艷生前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相關專題: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 拋卻“法輪”迎新生
? 李洪志是“迫害”弟子的罪魁禍首
? 法輪功害我無家可歸
? 練功害死了公公婆婆
? 臺灣法輪功涉嫌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
我來說兩句
查看更多評論


海南环岛赛彩票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