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日期:2018年09月26日 來源:中國評論新聞網 字體顏色: 字號:[ ]
轉基因科普:直面問題才有說服力

轉基因資料圖

  中評社北京9月26日電/“你說轉基因安全性沒問題,為什么還有這么多爭論?”

  “當年滴滴涕(有機氯類殺蟲劑)也被認為是安全的,現在呢?”

  “即使現在安全,如何保證未來也安全?”

  9月下旬,面對著數百名來自濟南市農業專業的學生,科普作家、基因農業網主編方玄昌以一場名為《轉基因:爭論中的是與非》的報告回答了上述疑問。他認為,許多時候困惑我們的其實都是偽問題。所有這些問題,其實什么也說明不了,卻可能是引起疑慮和偏見的來源。

  長久以來,轉基因在國內被“妖魔化”,讓從事轉基因技術研究的科學家發聲,分享“第一手資料”便有了必要性。于是,在中國農學會、山東農學會邀請下,國家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委員會委員、中國農科院生物技術研究所基因安全評價與應用團隊首席科學家金蕪軍研究員,科普作家、基因農業網主編方玄昌在濟南做了兩場報告,分別從不同的角度闡述轉基因技術及其安全性。

  從1973年美國發明重組DNA技術,誕生了全球第一個轉基因大腸桿菌開始,到1996年全球轉基因生物進入大規模商業化應用階段,在金蕪軍看來,這一過程中,“轉基因技術及其產品是科學技術發展的結果,而技術發展不可阻擋”。

  兩個“不完美”需要轉基因

  科技的發展有深層次的需求。方玄昌認為,我們面臨著兩方面的“不完美”:第一,我們吃的東西并不完美,“比如,‘黃曲霉素’之害僅為冰山一角;發芽的土豆、未成熟的西紅柿、生的茄子、銀杏都有毒……”第二,我們的生產方式不完美,“由于農藥使用,最近幾十年農田青蛙及候鳥數量明顯低于半個世紀前;大量使用化肥造成污染……”

  專家解釋轉基因技術,通俗易懂,“就是把一個生物物種或品種中控制優良性狀的一個基因拿出來,跟另外一個需要這種優良性狀的生物物種或者品種進行雜交的技術”。

  以植物轉基因為例,山東省農科院作物所研究員楚秀生向記者解釋整個基因轉移的過程:

  首先從某一種生物組織器官(如根、莖、葉、花、果實)提取要轉入的基因,然后在實驗室里對該基因進行科學修飾、加工、組裝以及功能驗證等。利用基因槍、農桿菌等轉化工具,轉入另一種生物的未成熟胚或其它組織細胞,然后進行組織培養,通過細胞分化、植株再生等過程,獲得轉基因植株幼苗。對幼苗植株進行轉入基因檢測,篩選轉入基因已插入受體生物基因組中的植株幼苗,并對陽性植株進行田間種植、擴繁,通過對優異性狀的篩選、轉入基因的檢測,獲得穩定遺傳的植物轉基因后代新品系,再經過安全評價、中間試驗等一系列過程,一路順利,最終才能通過審定推廣。

  新技術要經得起“誤解”檢驗

  對轉基因安全性的擔心成為其爭議的源頭。

  如同本文開頭所列出的問題,不同群體的困惑,大都指向轉基因的安全性。金蕪軍從研發、評價、監管、公眾參與等環節闡述,并用事實說話:轉基因安全研究近40年,人類安全食用18年,全球食用轉基因人群目前已達4/5,動物已吃料10多代。他總結,“迄今為止,轉基因產品沒有發生一起經過證實的生物安全問題”。

  “你接種的大部分疫苗,都來自轉基因技術;維系糖尿病人健康的胰島素,來自轉基因技術;今天研發、生產的干擾素和抗生素,多數來自轉基因技術。”通過這些證據,方玄昌證明了一個觀點——轉基因技術捍衛人類的健康。

  像飛機、火車、手機在誕生之初面臨非議一樣,一種新技術面世后被人們誤解很正常。作為科普作家,方玄昌提醒公眾:理性看待意見領袖的意見,厘清何為“權威”;在全面了解一個爭議性事件之前,不要先下結論,否則,這個結論很可能就是偏見。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相關專題: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 關于幫扶農村涉邪教人員的幾點思考
? 求是網:深化邪教治理 維護社會安寧
? 外媒視角下的“全能神”(圖)
? 讓你越陷越深的“全能神”邪教
? “法輪功”拉人頭的新特點值得警惕(圖)
我來說兩句
查看更多評論


海南环岛赛彩票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