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日期:2019年10月09日 作者:張嵚 來源:新浪網 字體顏色: 字號:[ ]
歷史上有哪些“還有這種操作”的故事?

  不知從何時起,“還有這種操作”成了熱詞,生活中類似神操作,每爆出來就火好久。不過,比起歷史上的此類事件,卻還是小巫見大巫。

  比如下面這幾樁,中國古代“還有這種操作”的典故,或大或小的事件,有的充滿智慧膽氣,有的叫人一聲嘆息,卻都值得反復回味,細細思考。

  一:子貢救魯

  后人說起孔子及其門下“七十二賢”,常好似看著一群流浪列國的苦孩子。但事實是,這其中每一位拿出來,都是那個時代一等一的牛人,典型一位就是子貢。這位《論語》里常“露臉”的好學生,卻在刀尖上完成了一樁閃耀春秋戰國史的大事:子貢救魯。

  當時的情況是,孔子的祖國魯國,即將遭到“鄰居”齊國的攻擊,侵略魯國的齊軍已經在路上。子貢則主動請命出使,開口就抓住齊國實際統治者田常(齊國大夫)急于刷軍功的心理:“我們魯國這么弱,您打贏了我們又算啥本事?找個強的打才對您有利,我看吳國就很合適。”果然說到田常心坎里——齊國大軍原地停下,等著吳國來打。

  接著子貢又撒腿跑到吳國,又是一通苦口婆心:“您不是想雄霸中原嘛,齊國送上門來讓您揍了。”吳王夫差一聽就糾結了:“我倒是想揍他,可背后越國揍我咋辦?”子貢二話沒說,又找到越國一頓做工作:“吳國揍完齊國后,肯定要來滅您,您不如攛掇他打齊國,然后趁機抄他后路?”這下一拍即合,吳國興沖沖去打齊國,越國磨刀霍霍在背后跟著。

  但這還不算完,子貢又順便跑了趟晉國:“您還坐得住啊?吳國和齊國要開練啦,他倆誰贏了都要來揍你,您還不趕緊備戰?”唬得晉國也跟著嚴陣以待,然后就是連鎖反應:吳國把齊國打了一頓,接著又被晉國一頓胖揍。挨了揍的齊國呢?國內也發生政變,“田氏代齊”緊鑼密鼓。隨后越國也默默捅刀子,一刀要了吳國老命,書寫了越王勾踐“臥薪嘗膽”的復仇奇跡。魯國?不但逃過一劫,還美美的當了次吃瓜群眾。

  如此妙筆,正如《史記》的擊節叫好:“故子貢一出,存魯,亂齊,破吳,強晉而霸越。子貢一使,使勢相破,十年之中,五國各有變。”子貢匆匆奔走的身影,好比一根導火索,叫整個春秋戰國的歷史,轉眼間天翻地覆般劇。精準的外交智慧,舉重若輕的手腕,可比千軍萬馬。

  二:段會宗破烏孫

  比起智如泉涌的春秋戰國使臣來,漢朝的使臣,奉行的常是簡單粗暴套路:只要敢辱我漢家尊嚴,那就能動手絕不吵吵。一言不合就踏莎車斬樓蘭,動不動就抓幾個“虎子”回來。而比起其中馮奉世傅介子班超班勇等牛人來,段會宗的名聲相對低調,但低調,照樣粗暴。

  段會宗,縣令出身的外交家,曾在西域大地打拼多年,好不容易晚年回家享享清福,卻不料公元前16年,西域一聲晴天霹靂:漢朝屬國烏孫國小國王末振將悍然發難,殘忍殺害烏孫大國王雌粟靡(漢朝解憂公主曾孫)。這惡性事件,不止關乎邊陲安全,更是啪啪打大漢朝的臉。

  更叫漢朝憋氣的是,還沒等漢朝出兵討伐,作惡的末振將就死于烏孫國內亂。末振將的侄子接任了小烏孫王,烏孫國局勢持續動蕩。七十四歲的段會宗卻咬了牙:平定烏孫?那就父債子還,殺了末振將的兒子。

  于是,公元11年,一場瞠目結舌的操作上演了:早已過了古稀之年的段會宗,親率三十名漢朝勇士殺至烏孫,快速剁了未振將的兒子番丘。烏孫國的大小國王一聽就氣壞:你漢使就可以跑到我地盤上殺我親戚?幾千烏孫兵迅速包圍了段會宗一行人。面對刀兵加身,段會宗不慌不忙,只朝著二位烏孫國王淡淡懟了一句:“宛王郅支頭縣槁街,烏孫所知也?”當年冒犯漢朝的匈奴郅支單于和大宛國王,腦袋可都掛在長安北門上呢,你倆去做個伴?

  就這一句話,殺氣騰騰的烏孫國王,瞬間沒了脾氣,只委屈嘟囔一句:“獨不可告我,令飲食之邪?”——您殺番丘我不反對,但好歹讓人家吃了飯再殺嘛。然后痛哭流涕撤兵,禮送段會宗一行人離開。這場極度粗暴的遠程刺殺,在友好的氛圍里結束。

  那段漢王朝熱血崛起的年代里,多少如段會宗一般的漢使,就這樣站在漢王朝強壯的臂膀上,殺出古代中國的大國尊嚴!

  三:張璪找死

  同樣是使節,比起子貢的智慧,段會宗的熱血,明朝文學家馮夢龍的《古今譚概》里,卻記載了一位讓人哭笑不得的大宋使節:宋使張璪。

  大宋優禮文官,不止基本工資優厚,擔任出使等重要任務,都有豐厚補貼。外加大宋積貧積弱,跟北邊“弟弟”遼國的關系馬虎不得。擔任出使遼國重任的大宋官員們,也就享受更加優厚的財政補貼,倘若不幸死在出使遼國的路上?那更是表彰嘉獎不含糊。誰知,就這么個“人性化”規定,卻叫宋哲宗年間的大宋使節張璪動起歪腦筋:既然死的好處這么多?那我就死一個?

  張璪的名聲,今天不太出名,放在宋哲宗年間,卻是“美名遠揚”。這位蘇軾青年時的親密同學,卻在新舊黨爭里幾度賣身投靠,除了拼命阻止“王安石變法”,更玩命掀起陷害蘇軾的“烏臺詩案”,一心把蘇軾往死了整。折騰到宋哲宗年間,健康每況愈下的張璪折騰不動,又想著死后落個好名聲,竟然就把心一橫,來了場“找死”鬧劇。

  他怎么找死?自從受任啟程去遼國,這一路之上,張璪連熱水都不喝,渴了就喝涼水,吃飯全吃生肉生菜。一把歲數的老骨頭,又是這么不健康的飲食,當然就開始上吐下瀉,甚至一路上多次下不來床,簡直是各種死去活來,但偏偏……就是沒死,全須全尾的從遼國回來了。

 

  這次沒死成,后果也十分嚴重。待到支持變法的宋哲宗親政后,張璪也倒霉失勢,狼狽貶出京去,最終在世人的唾罵聲中離世,留下“張璪求死”的笑料。可讓人笑不出來的是:大宋優待士大夫,卻“優待”出這類動歪腦筋的貨色。這國家,怎能不積弱?

  四:太監拉火車

  19世紀80年代,晚清洋務運動紅紅火火,開礦建廠好不熱鬧,但運輸卻成了難題。“修鐵路”的呼聲也漸漸起來,可一開口就招來各種罵:大清的各位“精英”們,視鐵路為洪水猛獸,不是大呼鐵路破壞風水,就是吐槽火車“震動龍脈”,仿佛修了鐵路跑了火車,大清朝就要亡國敗家似的。但面對這潑天罵聲,洋務運動“弄潮兒”李鴻章卻情緒穩定:反對?只要慈禧太后喜歡,這事兒就好辦。

 

  那怎么才能讓慈禧喜歡?這事兒,李鴻章可煞費苦心,一邊是在慈禧面前天花亂墜的海吹,大談乘火車的種種好處,真把慈禧說得兩眼放光,試著在西苑修了條三華里的小鐵軌。接著1889年,李鴻章特意在法國訂購的精美火車廂也送來了。興致勃勃的慈禧太后要“親試火車之便”。這位大清最高統治者,真要嘗試那傳說中兇惡的火車了。

  可這“火車”跑起來,現場圍觀群眾卻大跌眼鏡:別看鐵軌車廂都齊活了,可慈禧太后討厭火車轟鳴聲,所以根本沒有機車,反而是一群身強力壯的太監,奉命在鐵路兩旁呼哧呼哧拉著車廂跑,哄得慈禧太后心花怒放。中國鐵路史上開天辟地的一幕,就以這雷人的“操作”完成。

  如此奇葩場景,讓人哭笑不得,卻亦讓人唏噓:那太監們吃力拉著車廂跑的場景,何嘗不似當時那落后挨打的時代,想要艱難前行一步,卻是這樣難。所幸那樣一個艱難的時代,多少仁人志士,到底拽著中國,闖過來了。

  參考資料:《漢書》、《史記》、《古今譚概》、錢綱,胡勁草《大清留美幼童記》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相關專題: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 中國領跑八大高科技領域
? 聯合國秘書長:中國是國際合作和多邊主義支...
? 中國“高速發展馬拉松”震撼世界
? 工資條里看巨變:中國居民收入已實現歷史性...
? 大興國際機場展現中國科技實力
我來說兩句
查看更多評論


海南环岛赛彩票规则